当前位置: 首页 > 导航栏目 > 红旗栏目 > 古今名师榜

马岳梁

2017-04-17   来源: 中华武术传承谱系中心    共644人浏览    我要评论

中华武术传承谱系中心】马岳梁,字嵩岫,满族人,当今太极泰斗,先天大道一代明师。二、三十年代也曾是著名的微生物学家。

马岳梁的资料
马岳梁,字嵩岫,满族人,当今太极泰斗,先天大道一代明师。二、三十年代也曾是著名的微生物学家。 
  恩师马公于1901年阴历6月16日生于北京满马佳氏族,满族是一代一个姓,其父辈这代姓惠,有兄弟十一人,其父排行第十一,是马公祖父六十岁时所生,后曾在浙江大学任国文讲师,并创汉字拼音法。 
  马公的五伯父惠新吾,曾官居督察御史,任九门提督,乃管辖北京之地方官。九伯父也是北京城粮仓总管。 
  吴式太极宗祖吴全佑及三皇炮捶宗师宋迈伦,皆曾在马公五伯父惠宅教拳。 
  马公五岁入私塾读书,十五岁家道中落,中学毕业就缀学。1919年在北京协和医院当杂务员,当时任协和医院检验科英人主任Miss Macoy,见马公工作勤奋,人也聪明伶俐,非常喜欢,关切地问:“你读过书吗?”马公从容告诉她:“我中学毕业。”“你要读大学吗?”“当然要读。 ”Macoy便介绍马公进协和医院读书,并在经济上给予充分的支持。四年毕业后,马公进协和医院检验科细菌化验室任化验师。 
  1929年马公应医学教育家颜福庆公之邀,赴上海创办第一间由中国人开办的西医学院,即中央医学院(现上海医科大学),创办中山医院,当时有30多位医务人员。同时,马公在红十字医院(现华山医院)任检验科主任,并在附属护士学校兼任教师。以后又在上海妇科医院、中德医院、上海协和医院等单位任检验科主任。 
  马公少年时,非常喜爱武术,学习余暇即弄枪耍棒,先后跟名师苦练过三皇炮捶、通背拳、少林拳及摔跤等武术。少年气盛,十几岁经常与人较量交手,有次碰到吴鉴泉宗师,因马、吴二家都是满族,又是世交,于是就主动提出要求向他学习,名为学习,实为较手。但一搭手,自己就莫名其妙地跌仆在地,试了几次,无论什么劲、什么手法到了吴鉴泉身上即化为乌有,自己被发放跌出,也不见吴鉴泉用何手法,自己也不觉疼痛,于是才悦服心诚地拜在吴鉴泉宗师门下,实实在在地学习吴式太极拳了,这年,马公是二十岁,即1921年。马公正式拜师,弃前所学,专攻吴式太极拳,在吴鉴泉的精心指导下,勤学苦练,悉心钻研,逐步掌握了吴门拳术的精华。1930年经师兄金寿峰作媒 ,马公与鉴泉长女吴英华结婚。 
  从1930年到1942年吴英华、马岳梁二师一直与吴鉴泉祖师同住一处。十多年中,马公多蒙鉴泉师祖秘授,尽得太极微旨,太极已臻至境。 
  从三十年代马公任“鉴泉太极社”教师起,所教学生无数,每日需与几十位学员推手,那样就迫使马公推手时不用力,不然就会精疲力竭,次日便无法工作。这种众多的不用力实践,与鉴泉师祖的口传心授相结合,使马公的太极功夫达到炉火纯青之境。当时学员有些是真心来学的,也有不少本身是武术名手,慕名而来,其实是想试手。然不论是练何种功夫的,皆败在马公的手下,马公这种精于实践的作风,一直保持至九十年代末。在马公已近百岁高龄时,仍每月第一星期的星期天上午,与“鉴泉太极社”社员轮流在上海各公园表演吴式太极拳械及推手。同时任何观众也可自由与马公或马公门徒推手,这种对自身功夫的自信心,所谓艺高胆大及公开交流的作风,是太极界所无有的。 
  四十年代初,马公经师兄吴公藻引荐而求得先天大道,由于马公自幼熟读儒、释、道三家经典,二十年代初在美国教会办的北京协和医学院念书时,又熟读基督圣经,自身又具大慧根,遂顿悟,并发心办道。于是马公太极拳道更上一层,已达极虚灵、百脉打开,行住坐卧已与天地合一境地。
  1941年美国好莱坞舞蹈家沙斐练功伤腰,跑遍美国有名的医院,治疗无效,素闻中国传统医学富有特色,专程飞赴上海求医,经人慎重介绍向马公求治。起先,沙斐将信将疑,美国医学高明尚无法治愈,仅凭马公双手在身上指指点点,管用吗?马公用的是内气指针,也就是气功点穴。经过几周的悉心治疗,奇迹出现了,沙斐的腰痛霍然而愈。“神医,简直是神医。”沙斐到处向人介绍,还竖起大拇指“Wonderful!”,这是马公用内气指针治病的开端。治疗沙斐的成功,更加鼓舞马公用内气指针给人治病的信心了!治病的同时,沙斐用心学习吴式太极拳。之后,又把学习吴式太极拳的心得,翻译成英文出版,这是把中国太极拳介绍给欧美国家的先驱者之一,也是吴式太极拳走向世界的开端。1946年联合国成立,沙斐在联合国组织太极拳俱乐部,并把吴式太极拳介绍给各国代表,各国代表趋之若鹜,竞相学习,她也从一个舞蹈家变成了中国太极拳专家,同时还在好几个大学兼任教授,传授拳术,成为欧美人士的美谈。1995年虽已八十四岁高龄,仍旧活跃在国际舞台上,为宣传中国太极拳不遗余力。 
  1939年11月,上海全部沦陷于日军铁蹄下。在日军的统治下,上海人过著水深火热的生活,卖身投靠日寇的汪伪政府行政院长诸民谊(先任外交部长),喜欢吴式太极拳,是吴鉴泉的学生,曾自己编写过一本吴式太极拳,熟悉马岳梁,他知道马公是协和医学院毕业的医学专家,下令聘任他为南京市卫生局长。马公闻讯大惊,正考虑采取对策之际,汉奸特务派人持帖上门祝贺,并命令在规定时间上任报到。马公不甘心充当汉奸,当夜就束装带著简单的行李离沪。当时日寇加强封锁,非敌战区的交通都已停止,火车汽车都不准开。马公依靠两条腿,步行离沪,前后走了六个多月,行程二千多里,途经浙江、江西、福建、湖南、广西、桂林,最后到达重庆。途中缺衣少食忍饥挨饿,两脚走出一串串血泡,挑破了再走,变成了一排老茧…… 鞋子也不知走破了多少双,最后终于如愿到达重庆。 
  到了重庆后,马公找到原上海商务印书馆的经理石九云先生,由石公介绍给当时的重庆名中医张锡君(后任重庆中医学院院长)。因为张先生喜欢武术,身体也高大,以往聘请的几位武术老师都败在他手下,所以一直未找到合适的武术老师。张先生为人十分爽快,见到马公后即说:“先试了手再说。”马公说:“可以。”一交手,张即连连跌出,于是诚心拜师,又请马公住进张府中,马公生活一时安定下来。没几日,马公发现每当外出,总有人跟著,于是问张锡君,张说重庆特务厉害,对外来人常这样,要马老师小心,不料次日马公刚从一小餐馆中吃完面条,即来二人说请马公走一趟,马公见不去不行,便当下心安,说:“可以。”于是与二位特务一起乘进一辆已停在门外的轿车,汽车沿著盘山公路开到重庆复兴关的关帝庙。
  关帝庙有内外两间,马公与特务们坐等在外间,听到内间有人在扶乩,慢慢读出扶乩的内容:“今日我们蓬壁生辉,有贵客临门,该贵客自东而西,该贵客名马岳梁,坛下诸子与之相较,不知天远之别,该贵客有请,老和尚与之长谈”。这时几位特务突然改变了态度,打手巾请马公擦脸。接著又听到扶乩在动,又念到:“只因天务忙碌,仅赠一谒言,谒言道:‘此马应知大不同,只待翻复等行空,一拳能使千魔服,百战犹堪万世雄,呼吸已通天地气,去来更待圣贤风,于今国步艰难甚,只待大道复兴中。’”于是公安局长亲自给马公身份证。回到张府中,马公提起此事,张说此事好险,不少人拿不到身份证就去了“白宫馆”,到了“白宫馆” 基本就死定了。 
  再说当时在重庆任蒋介石办公厅主任的刘斐上将,身体不好,想学拳,听说最好的老师是湖南的杜心武,于是请到重庆。杜见了刘斐的身体情况,说他的功夫,刘练不了。并告诉刘年底会有位上海太极拳老师来到重庆,叫马岳梁,刘可跟他学,于是杜便回湖南去了。一日刘斐到张锡君处看病谈起此事,张说:“嘿,巧了,这位马老师就在我家住著呢。”刘即派人邀请马公授拳,刘非常尊重马公,每天用车接送,勤学苦练,学得一手好拳。之后,张群、李济琛、黄炎培、卫立煌、李明扬、何键等政府要人和民主人士都跟马公学拳,视太极拳为宝,勤练不缀。当时蒋介石几次传言要学拳,只因忙未果。在重庆授拳时,马公正式挂牌用内气指针给人治病,疗效显著,受到各方欢迎与好评。 
  马公在重庆时,有位姓张的练朱沙掌,从成都来找马老师,慕名要推手。马公一开始婉言拒绝,但张一定要推手不可,马老师只好答应。未料双方一搭手,张即一手捋拓,另一手即向马公肋间插去,马公一采即发,张某向后飞跌而出,腰正好撞在写字台的角上,一下子闷了过去。马公速将张弄醒后,张说:“领教了。”便走了。 
  1945年抗战结束了,马公回到上海仍主持鉴泉社的教学,同时马公也在各公园教拳,不少外家拳名手看到凡与马公推手的人,个个跌跌撞撞摔倒,他们自己试了,也这样,于是想偷袭。一日,马公教完拳,身穿长衫,正走出外滩公园的小道上,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这下你可跑不了了。”这人用双手想把马公抱起,再摔在地上,马公未待其抱紧,一个截劲,身腰条件反射地一 列, 偷袭者从马公背上飞过,仰面跌在地上,半天未能起身。 
  有一次马公正坐橙上看表演,精武体育会鹰爪拳师朱廉湘忽从马公身后夹住马公脖子,马公一含颏,一拧肩,朱也从马公肩上飞跌而出。 
  在上海有通背拳名家孙鹤云先生,是清未著名通背拳家刘玉春的徒孙。一日想试马公的功夫,马公正好也有兴致,双方一搭上手,孙即被粘住,攻不得进,退又逃脱不得,变又变化不了,穿掌起腿都使不出来,只好服输。 
  1945年之后,上海有许多美国兵。一日,马公经过一狭窄巷道,见一身材高大的美国兵,一手撑在上,要行人从他的胳膊下低头走过。当时许多人只好低头忍辱通过,马公见状,用英文叫他放下手臂,不要做这种不文明的举动,马公协和医学院毕业,讲得一口流利的英语。未料这美国兵握起拳就向马公打来,马公一个撤步大捋,这美国 兵便窜跌而出,爬起来哇哇大叫,对准马公又狠命一脚踢去,马公见状,未待其腿伸直,身步齐进,一个玉女穿梭,后发先至,迎头截之,只见美国兵像皮球撞在墙上一样,仰身飞跌而出,马公上前说道:“Come on ,try again!”意思说:“起来,再过来!”美国兵起身,拍拍臀部上的泥土,对马公翘翘大拇指,走了,不敢再猖狂了。 
  1951年,马公受难,以莫虚有的罪名被捕,与潘华龄道长关在一起。三个月后,被上海协和医院院长保释出狱。1953年,军管会判马公3年徒刑,罪名是马公是“天道传道师”。1955年法院成立,马公释放回沪,在上海各大医院工作。1962年退休,于是专业教授太极拳。当时马公在人民公园教拳,附近有诸桂亭、海灯法师等教拳的场子。诸有一大弟子叫佘洪亮,此人身高手大,见马公的学生与马公推手时都东倒西跌,不服气,于是要求与马公推手,未料自己也跌跌冲冲站不稳,于是心一急,一张大手向马公咽喉掐去,使了“黄鹰掐嗦”的毒招,马公不待其掐紧,以下颏接其来劲往下一含,身腰一拧,竟以下颏拿住佘的来手,又用右剑指向佘的坛中穴轻轻一点,佘即刻昏厥过去。后来佘向诸公(诸乃形意、八卦名家,又是杨澄浦高足)告状,却被其师讲了一通,说他不该到别人的场子上闹事。 
  1966年,中华民族及其文化遭受一场空前浩劫,马公与其它九位拳术名师被红卫兵押到人民广场上批斗,被称为“上海十大反动拳术权威”,不准再教拳,家被抄,许多珍贵的太极拳史料被毁,同时住房也大部分被占,全家近十口人被赶在一间房内。 
  1978年马公又开始复出教拳,先去无锡教拳。1979年开始由徐汇区体委主任徐道明率先请四大宗师即是吴式太极拳马岳梁、少林秘宗门卢振铎(杨昆山弟子)、醉八仙及八卦门纪晋山(薛子洞、崔振东弟子)、八卦门王状飞(宫宝田弟子),在徐汇区网球场开班。(前三位皆余师也) 
  1981年,笔者刚入上海医科大学第一年级,同交通大学好友杨铭潜一起去参加马公在万体馆首次开办的吴式快架班,遂与马公结下不解之缘。 
  从八十年代起,马、吴二师常在体育馆、公园表演太极神功。最精彩的是马公表演太极中定劲,即单腿金鸡独立,让六、七个人齐推马公胸腹,马公一个“哼”声,截其来劲,六、七个人竟都跌倒在地,马公却丝纹不动。有一次,已近九十高龄的马公应香港某影业公司之约拍摄金鸡独立的姿势,让世界观众共睹吴式太极的丰采。表演开始,摄制组的导演请马公单脚独立,站成吴式太极中的金鸡独立架式。当马公站好,一行六人分为二排,每排三人,他们都是从影人员,每人都用双手推著前面的一个人,最前面一个人也用双手推著马公的腹部,另一排三人也是一样安排。当导演一声“开拍啦”,六个人齐力向前推去,只见马公腹部一振,轰然一声,二排六人一齐倒了下来,奇怪的是右排三人向右倒下,左排三人向左倒下,大家高 
  声欢呼:“太极神威,太极又神又威!” 
  对这种神功的表演,有些人议论说是假的。某次马公在上海卢湾体育馆表演金鸡独立中定劲,刚表演完,有一人在观众席上叫嚷他不信是真的,他说就他一人,是否可以一试?马公说可以,此人也是上海颇有名气的拳师。只见他双掌用劲一推马公腹部,人却反弹出去,摔了个仰面朝天。他红著脸起身,说前未准备好,再求一试,马公说可以。这次他双掌朝马公按去,突一转手,双手抓住马公那提著的右腿脚跟,猛往上托,意在掀翻马公,马公条件反射,右脚尖下扣,伸出的右腿往后一收,一个截劲,此人竟顺著马公后收的腿,从马公腿下冲出,由于他用力太猛,所以冲的也太猛,整个人脸朝下仆跌一丈余外,衣袋中的存物都洒落在地,全场轰动。 
  有次年近九十的马公在和平公园表演推手,突有三名壮汉未经马公同意,就冲著马公而来。原来这三位是一位姓朱的和平公园拳师之弟子,他不满马公在他教拳的公园表演,于是让三位弟子去推倒马公。马公下意识感到来者不善,未待第一位出手,便先发制人,凌空一掌,此人若被巨大气流冲击,腾空飞弹而去,背撞在墙上,当场昏厥过去,大家忙按点他的人中穴。第二位又上来,马公将他沾起又往下一掷,势同掷球,进攻者被重重摔在草地上,半天起不来,第三位见状不敢向前,走了。 
  有次,应弟子李元庆的邀请,马、吴二老去湖南长沙教拳,长沙市体委主任设宴招待。未料宴席结束,就有一位邱某带著二个徒弟来要求切磋,这位号称“太极邱” 的是湖南著名的太极拳师。马公说太晚了,有机会再切磋吧,“太极邱”见与马公切磋不成,便转向吴师母要求推手。马公见其紧追,就说:“你想推手,就过来吧”。马公也不盘手,一搭手便一引,随即发劲,“太极邱”站不住,身直往后退,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把椅腿坐断了。其徒有身材高大者,见师被打,疯狂向马公扑来,马公一采一掷,这位壮实如牛的年青人,竟身体平旋著被摔在饭桌上,把整个桌子砸瘫了 
  1984年,马公应邀请访问西德,并与其子马江豹建立“欧洲鉴泉太极拳学校”。有一位合气道五段的德国人,提出如果他用擒摔法,马公能否用太极拳抵抗他。马公说当然可以,于是马公伸右手让他擒摔。德国人猛向马擒去,马公一变招,成搂膝拗步,左掌则按向已失势的德国人的肩背,这位德国人整个摔跌出去,撞到门外。 
  1990年8月,马公九十高龄,吴老师八十五高龄,应笔者邀请,远渡重洋,前来纽西兰小住半年。纽西兰国家电视台也报道了马、吴二老的太极表演,并引起很大轰动。有位练空手道多年的洋人,名叫格郎特(译音)觉得太极推手太神奇,找到笔者舍中,要求一试,马公同意后,就在客厅做一小试,只见这洋人左手出拳,随即欲起右腿向马公摆踢而来,但腿却起不来,因其左手已被马公用沾粘劲采住,其重心已失,欲起的脚不得不落下来维持平衡。马老顺其回缩之劲,单掌轻轻一按,这位洋人整个跌撞出去,不是笔者扶挡著,一定会撞坏舍壁。 
  有一位奥克兰的太极拳师,名叫柏曲克.凯利(译音),在纽西兰非常有名,称自己的太极是“实战太极”,是马来西亚太极名师黄星阶(黄是郑曼青的入室弟子,早年练白鹤拳,后在东南亚负有盛名,郑是杨澄浦的入室弟子)的三位最优秀高徒之一,练了近三十年太极拳,拥有众多学生。他特邀马、吴二老前去他的太极学校表演。表演完后,他等观众都走完,于是上前要求与马公推手。只见马公与他稍稍走化了一会,便引其出劲,其劲一出,马公即引进入空,柏曲克站不稳,朝不同的方向跌出三次,大为惊叹,说自己站不稳跌出,却又未见马公用力,不可思议,要求与二老合影。数年后,在其出版的书中,将与马公的合影照片也登在其中,称马公为其老师。1994年12 月,笔者正好在中国办事,收到柏曲克从法国巴黎发来的传真,表示他近几年在欧洲各国办太极讲座,自己又苦练,所以在欧洲推手未逢任何对手,只是一直想不通为何当时被马公如此轻易地推倒,以为当时可能自己未尽全力进攻,问是否可赴中国再一试。我回传真说,马公已近九十五高龄,我当问马公才知。于是我到马公家告诉此事,马公说:“ 他愿从巴黎飞来,是诚心想学艺,可以再一试。”于是12月底,柏曲克从巴黎飞来,第二日我们一同去马公住处。笔者也想试试自己的功力,于是与这位声称在欧洲未遇敌手的郑曼青太极传人推起手来,结果笔者虽略有小胜,却已看到自身需改进之处。于是相约数年后再一试。柏曲克遂要求与马公推手,马公这次也不盘手,搭手即发,柏连续五次被马公扔在地与沙发上。柏起身后,深深一鞠躬,并递上一叠放在信封中的美金,表示敬意与感谢之情。事后,柏曲克对我说九十年代初其移居奥洲悉尼时曾遇陈家沟太极拳传人陈小旺,并与之推手切磋,两人不分胜负,看来吴式太极拳确有独到之处,马老更是神乎其神。 
  柏曲克在沪期间,又随马公高徒陈兆毛上私人课。其间,柏曲克请笔者带其去上海武术馆,有二位教练,一位是陈教练,是陈照奎的徒弟,一位冯教练,是杨式傅仲文的徒弟。二位教练竟都推不过柏曲克。 
  马 公的太极已达神化境界,当今太极拳界无有出其右者。笔者在1994年—1996年间在国内随马、吴二老深造,同时在上海、北京、河南等地与各派太极拳代表人推手。在纽西兰时,又与来访的陈氏太极传人、号称“杨氏第五代传人”的“大宗师”及武式太极拳第六代传人切磋,他们的太极功夫均与马公的太极真功有天壤之别,可见真正纯太极功夫是不易得的,即搭手即控制住对方,彼欲退则越促而不得退,欲进则越长而不得进,仰之则弥高,俯之则弥深,欲变则不及变,而吾欲发彼,心灵一动,灵劲即出,举身皆可发人,而不见其形。神乎其神,能是者,当今唯马公一人而已。得马、吴二老真传及全艺者,仅二、三人。 
  马公于九八年三月十三日在沪逝世,享年九十八岁。诚世界武术之巨大损失。 

关于我们 | 隐私保护条款 | 入谱平台 | 留言反馈